评分超《烈火英雄》,《使徒行者2》是这么火的!

2019-08-11 作者: gao19970828 0次 阅读: 752

七夕节当天,《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正式登陆院线。截至发稿,已经收获了1.61亿票房,有望突破《使徒行者》的票房。

电影能爆,离不开同名电视剧的口碑积累。

2014年,TVB警匪剧《使徒行者》在内地平台播出后,单集播放量超过7000万,成为该平台播放量历史最高纪录的香港电视剧。

2015年12月,电影版《使徒行者》开机。2016年暑期,电影在内地获得了6亿票房。

剧版与影版《使徒行者》海报

次年,《使徒行者2》电视剧回归。

2019年,电影《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上映。这个主打卧底、警匪、悬疑的系列成为电视剧、电影交替播映的形态。

通过电视剧积蓄粉丝,最终在电影阶段引爆市场。这是行业对于一个知名IP有效利用的期许。虽然过去几年,所谓“影剧联动”的现象频出,但往往是基于同一个IP的反复改编。

剧版与影版《使徒行者2》海报

如何能达到理想的IP谱系和影剧联动效应?我们对话《使徒行者》系列的导演文伟鸿与监制乐易玲,探寻影剧联动的成功之道。

影剧双爆

为什么成功的是《使徒行者》?

成为电视剧监制和电影导演前,文伟鸿在TVB做了20年编导,出道作品是王菲主演的《千岁情人》。

2012年,他监制了首部剧集《法网阻击》。2014年,《使徒行者》让他成为陈维冠之后,TVB历史上第二位晋升为监制后最快获得最佳剧集的监制。

文伟鸿

乐易玲就职邵氏公司和TVB多年,现在则以TVB助理总经理的身份负责艺员管理及发展,同时兼任邵氏电影执行董事及总经理。

TVB每年拍摄的电视剧达五六百小时。但历年来,甚少将大火的电视剧改编成电影。乐易玲说,市场是最重要的因素。

“我们大部分的电影都是以香港的市场为主,香港更小嘛。”乐易玲说。在过去,香港的电影市场对一部电影的票房容量在2000万左右。所以大制作的电影单靠香港回本困难。

乐易玲

乐易玲来到TVB后,开始从过往的电视剧中寻找能够发展成电影的IP,她做的第一个尝试是《学警狙击》系列。TVB和邵氏公司将这部剧中的大热人物Laughing哥搬上银幕,在2009年和2011年拍摄了2部电影。

“我们要开拍的一些电影只是针对香港市场或者是东南亚市场。这几地的市场不是很大,所以我们在题材IP上的运用也要很小心。”乐易玲说,因为这个原因,电影的制作很小,要确保成本的回收。

《学警狙击》中的经典角色Laughing哥

2008年,《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增补了合拍电影可以在香港制作的协议。这一补充真正开启了香港和内地合拍电影的热潮。

另一方面,内地的观众可以通过网络平台观看TVB的电视剧。

于是在2013年,TVB重启《冲上云霄》系列,《冲上云霄II》在内地上线11集后,播放量便突破1亿,连带第一部也以每日新增200多万的播放量一路看涨。

2年后,电影版《冲上云霄》上映,票房1.55亿元。

TVB电视剧在内地的观众基础,以及内地不断增长的电影市场都成为了这家电视台联手电影公司开发新项目的动力。从固守小市场,到面向更大市场的转变,TVB手上握有的大量IP重新盘活。

于是在《使徒行者》电视剧口碑大爆之后,电影版项目上马。在主打警匪、悬疑类型,电视剧原班人马回归的前提下,自然成为目前TVB手上最成功的系列IP之一。

“这样大的市场,我们当然是可以多挑一些在电视剧中有一定的观众群的项目,但是电视台里面拍不了的IP,我们就拿出来拍。”乐易玲坚信,如今的市场,可以让电影得到充足的预算,实现无法在电视剧中想做的尝试。

从电视剧到电影

转换思路再出发

在TVB负责艺人发展也是乐易玲的工作之一,她觉得电视台里的优秀导演和监制也应该出来拍电影。于是,她坚持让《使徒行者》的电视剧监制文伟鸿出任电影版导演。

文伟鸿在写《使徒行者》第一部电视剧的剧本时,就有了几个没办法放在电视剧里的故事。

“因为那个故事非常庞大,也需要非常多的资源去建构。如果放在剧的话,可能观众会感觉不对味道,出来的质感也不好,所以我不把它们放进去。”在得到拍电影的机会后,文伟鸿把之前设想的巴西故事放到了第一部电影里。

《使徒行者》张家辉古天乐巴西遇险

乐易玲找来文伟鸿在TVB的师傅导演王晶担任第一部的监制,希望能在剧本上多帮忙。和30多个小时的电视剧不同,电影的体量在2个小时之内,所以需要更成熟的导演帮助。

到了第二部,投资增加到前作的3倍。于是乐易玲又找来合作多次的刘伟强导演。她相信,在整部电影制作升级,场面变大的情况下,需要一个大导演给予更多支持。

提起王晶、刘伟强这两位监制,文伟鸿说,他们最常用的方法就是鼓励自己去想、去自主创作。所以《使徒行者》仍然保持着他的想法和理念。

“有些电影版的导演跟电视剧的监制和导演是不一样的。所以在情感上可能有分别,在讲故事的方法,让观众最感受深刻的那一些点,可能不太一样。”文伟鸿认为,《使徒行者》系列的幕后主创没有变,所以从电视剧到电影最原始的气质都没有变:“我是非常明白观众喜欢什么东西,喜欢什么角色。”

在文伟鸿看来,这个系列的成功要归功于“兄弟情”、“义气”这样的主题。虽然有人说讲义气的电影已经过时。但他觉得,过时的是包装手法。只要用新的包装,故事就仍然有看点。

他还注意到电视跟电影这两种媒体,虽然类似,但表现手法大有不同。看电视的时候,往往是家人们一起聊天、吃饭,所以要用比较多的对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电影院则让观众的状态集中,所以讲故事的时候,就要留下更多的思考空间,靠悬念和画面去引起观众的兴趣。

切忌贪心

做好电视电影时间差

《使徒行者》和《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都是文伟鸿在写电视剧剧本时就已经成型的故事。但因为第一部中的巴西和第二部中的缅甸、西班牙场景太大,他放弃了把这几个故事写入电视剧。

“如果放在电视剧里面你没有办法呈现那一种实在的质感,如果我不能做好那个作品的质感,我没有真实感的话,那观众一定不会接受。所以我当时已经把故事留下来。”文伟鸿说,希望后面还有机会把剩下的故事呈现给观众看。

在两部电视剧和两部电影的体量下,文伟鸿对于这个系列也有了新的计划。他觉得电影版的故事不再需要和电视剧保持一致,电影续作延续的应该是电影版的感情世界——兄弟情的感觉,普世价值的观念。就是无论牺牲什么东西,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维持正义的概念,放进新的《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里面,去做延续。

乐易玲也觉得一定要让观众把电视剧和电影分得很清楚,才能让更多的观众走进影院。她告诉我们在香港,TVB的电视剧是免费播放,所以在制作电影的时候,更是要让观众们知道,这些场面、故事是只有电影院中才能看到。

对于电视和电影的时间差,这位资深监制也有精心的安排。两部电影间隔3年,则是因为在《使徒行者》上映后,才开拍《使徒行者》电视剧第二部。如今《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上映后,第三部《使徒行者》电视剧也马上就要开拍。

第三部《使徒行者》电视剧先导海报

“所以一定要相隔一段时间。要是我们电影很火的话,观众也会很想追看《使徒行者》电视剧嘛。所以我们在拍摄的安排上,宣传的安排上,剧本的题材上的都有很小心。”乐易玲这样总结。

如今的市场,也给接下来更多的影剧联动项目带来信心。乐易玲说,电视剧《飞虎之雷霆极战》即将播出。同时电影剧本也在撰写之中,希望能够在合适的时候开拍。

在最近几个月的电影市场上,也出现了类似《最好的我们》这样,电视、电影版先后问世的IP改编作品。我们发现,这类IP“一鸡两吃”的项目,往往电影电视剧之间都会间隔三年。电视剧版的《七月与安生》也在电影版上映的3年后与观众见面。

但与《使徒行者》系列比起来,大部分的影剧联动项目,仅停留在不同制作方购买了同一IP的不同改编权的情况下。不少IP的不同版本,在制作方、开发时间、拍摄周期、主创等诸多不同的情况下,实现联动,无疑是纸上谈兵。

比如《最好的我们》和《七月与安生》的电视剧都由爱奇艺出品,但电影版则分别是中影、合瑞、微峰以及嘉映、阿里影业等公司出品。《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电视剧和电影版本则分别是华策与阿里影业的项目。

而在IP的后续利用上,小说改编也仅可能停留在被不断翻拍,失去了更广阔的的空间。

从这一点来看,《使徒行者》系列和其身后的电视剧与电影联动的模式,可能是现在最理想的状态:在同一个“宇宙”当中,讲述不同的故事,共享同一种精神。既能让电影与电视剧互相反哺,又避免了单一IP反复改编所造成的审美疲劳。

对于《使徒行者》系列,文伟鸿其实从来不去谈“影剧联动”的概念。对他而言,心动的只是同一主题下不同的故事:“我常常跟我的朋友说,做创作的,不要被框架限制。不要永远往后看。应该是什么?应该是往前看。回头看什么?就是看当初对那个题材你最喜欢的是什么。”


已有0次赞
版权免责声明 1、本网站名称:国际资源网
2、本站永久网址:http://guoji115.com
3、本网站的资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处理。
4、会员发帖仅代表会员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5、本站一律禁止以任何方式发布或转载任何违法的相关信息访客发现请向站长举报
6、本站资源大多存储在云盘,如发现链接失效  点此反馈 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

评论
本文作者

    选择打赏方式

阅读排行 文章推荐 随机推荐